缅怀颜守民老院长(蒋克雄)

发布者:ekadmin发布时间:2018-08-20浏览次数:133

缅怀颜守民老院长

蒋克雄

  

颜守民院长讲课很好,但很少发表文章。有同学问颜院长,你怎么不多发表一些文章?颜院长说:我的观点可能不对,要受批判,还是不写为好。一个教育家,非常实事求是,虽然颜院长的名和印很长时间里是橡皮图章,没有实权,但学生都很尊敬他。

毕业分配要去边疆,请颜院长写几句临别赠言,他当即就为我写了:一个人要想为人民服务、为祖国建设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困苦艰难是一种良好的滋养品。卧薪尝胆,最能坚强奋斗意志。到处都是事业,只要自己用心去做;到处都是学问,只要自己用心去找。虚心看病,细心看病,专心看病,病人是医生服务的对象,同时也是医生的老师。没有学习马列、又红又专、红透专深的话语,写的是他的实践与经验,我把这当做座右铭,当作对我的教诲,使我终身受益。颜院长的赠言,不仅对我、对全校师生都具有普遍的教育意义。

我初到新疆,分配在一个刚筹建的卫生所,条件很差,连头皮静脉都没有,也不知道到哪里能买到。有一位人事干部去南京出差,问我有什么事,可以帮我代办。我写了一张纸条,向颜院长要几个头皮针。干部出差回来,对我说,他去南医,颜院长不在,留话说他住福升饭店XX号,过一两天再来。次日,颜院长拿着手杖,步行去饭店,把头皮针交给他。他讲你们院长人真好,不坐车,亲自步行把东西送来,一点架子都没有,真叫人感动。我得知这过程,也深受感动,颜守民院长对学生的关怀、爱护和大力支持,不是一般老师能做到的,这更加深了师生情谊,后来就有了通讯联系。

我每次去信,颜院长都有复信,每次都是鼓励鞭策,要我努力为边疆各族人民服务,说我所做的工作,点点滴滴都是有意义的,是为国家、为人民做的贡献,还提到“春风不度玉门关”,将来,春风一定会吹过玉门关的。

我去南医,见办公室、教研室都有电扇,而院长办公室没有,颜院长摇着纸扇,我坐下后,颜院长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折扇给我,他说有一把纸扇就可以了。

他住房外造了高楼,阳光很少,我说你年纪大了,这屋欠阳光,可以要求调一间,他说别人来住,还不是没有阳光,总是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

有一次,我去看颜老,他要留我吃饭,老两口都是七十多岁的人,我真不好意思,离吃饭时间还早,我一定要走,颜老真心实意,一再留我,盛情难却,至今我记忆犹新。

1963年我未去信,颜院长的贺年信就先寄来了。颜老谦虚待人,称我为学弟,赠送相片,又写诗赠。有一次,我和他告别,颜老起身相送,到门口,我请他留步,他硬是要把我送到楼梯口,他这么大年纪,又是院长,叫学生实在过意不去。

颜老85岁,坚决辞掉院长职务,要叫年轻人上,他为国为党为学校做的贡献是巨大的,不愧是一名名副其实的教育家,也是老师中的楷模。他为人师表,他的思想、道德品质永远是学生学习的榜样。

(摘录自陈琪,沈洪兵主编,南京医科大学校史(1934-2014)[M].南京大学出版社,2014,9:7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