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纪念就是学习(黄松明)

发布者:ekadmin发布时间:2018-08-22浏览次数:18

最好的纪念就是学习

                               ——纪念颜守民教授诞辰120周年感言

  

黄松明

2018323

  

今天我们怀着景仰和崇敬的心情,在这里纪念中国现代儿科学宗师、我校儿科学的创始人——颜守民教授诞辰120周年。1985年我考入南京医学院儿科系学习,从那时知道了“儿科学”是我们学校的老牌学科,是老院长、国家一级教授颜老所创立,当时颜老年事已高,我们已无缘聆听教诲了。至今颜守民教授留在我脑海中的印象,就是一个灰布长衫、脚穿一双解放鞋、柱着一把黑洋伞的老者,缓行至图书馆的路上。了解他的成就和他对儿科学、特别是小儿肾脏病的贡献,更多还是我1995年起攻读小儿肾脏病的研究生时,从导师姜新猷教授、陈荣华教授及实验室老师那里听到的!在实验室,了解了学校儿科学的历史,从1963年成立肾脏病研究小组、1966年建立儿科研究室,1977年发起成立我国小儿肾脏病研究协作组(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肾脏病学组的前身),1978年承担卫生部的“小儿肾炎和肾病的防治研究”重点课题,每每谈起这些,都会提到颜老,也常令大家肃然起敬。“颜老”二字,一直是我的老师们对他的尊称。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学校的儿童肾脏病的研究从制备各种肾炎动物模型开始,至今,我校儿童肾脏疾病的基础研究一直处于国内领先水平,儿童肾脏疾病的治疗也一直处于国内先进水平。

上世纪20年代,颜老刚工作时,儿科尚未成为一门学科,儿科医生奇缺,这也许是他一生除了行医、科研,还更加重视和致力于医学教育的原因。我们学校自颜老1958年创办这个专业以来,已培养儿科学博士130名、硕士(含七年制)213名,本科生1334名。目前在校儿科专业学生759名。恢复高考以来我校的儿科专业的招生和学生培养也从未间段。

最好的纪念就是学习!今天,纪念先贤、缅怀颜老为我国现代儿科学作出的贡献,是为了更好的学习!

我们要学习他追求真理、坚定的信念。从五四学潮、抗战迁校、解放护校、80高龄入党,一介书生的家国情怀值得我们后辈学习!

我们要学习他终身学习的精神、谦逊严谨的品格。颜老一生治学严谨,对文稿书稿的投送必认真推敲、细细斟酌,唯恐担心因自已的学术威望而误导别人,八九十岁高龄后仍每天坚持阅读,给我们树立了终身学习的榜样!

我们要学习他不求闻达、潜心儿科教育的远见卓实。从创立儿科教研室、到儿科研究室,从亲自指导查房,到组建研究小组进行科研攻关;从研究生的带教指导,到儿科教材的编写,在颜老的身上,体现了“医、教、研”的统一。而他所创立的儿科学,为我国培养了大批的优秀儿科人才,这在当今仍具有现实的意义!

“只要自已用心去做,到处都是事业;只要自已用心去找,到处都是学问”,“病人是医生的服务对象,同时也是医生的老师”。这是颜老当年给毕业学生的寄语!最好的纪念更是传承!我们回顾、仰望、享受着先辈们为儿科事业发展作出的成绩,激励我们为儿童健康事业的发展、为儿科医学的发展培养、造就更多的人才!“无限望、寄儿童”!

此稿是南京医科大学儿科学院院长黄松明教授在颜老纪念会上的发言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