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颜守民教授诞辰120周年的感言(陈荣华)

发布者:ekadmin发布时间:2018-08-23浏览次数:18

纪念颜守民教授诞辰120周年的感言

陈荣华

2018323

  

今天我们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纪念颜守民教授诞辰120周年。我有幸在毕业后1962作为颜老的预备研究生留校,三年中,每月须去他的办公室,作口头和书面汇报一月中的工作和学习,加之颜老每月来医院查房,故较有较多与颜老见面机会,亲听他的教导和指导。三年的经历是难忘的。“文革”后,有一段在儿科实验室工作的经历,并在颜老领导下参与颜老和北医王宝琳教共同倡议的有关“全国小儿肾炎病協作组”筹建工作,又和颜老有较多接触机会。

颜老给我们学生的印象是一位十分低调、生活俭朴、淡薄名利、不多言语、学术渊博、工作严谨、待人和蔼的一位知名教授、老师和医学院院长。但作为他的学生,却遗憾的是对其它则知道甚少。

这次,学校为筹办“纪念颜老诞辰120周年”,专门组织人员对颜老的生平进行了回顾和追访,当我看到材料,不由肃然起敬!随材料的不断补充,发现颜老有着绝非低调,相反是有着高大而光辉的爱国、追求进步的一生经历。颜老於清朝末年出生在浙江温岭农村,前半生经历军阈混战,日冦入侵,国民党腐败统治,饱受半殖民地半封建之苦难。18岁到北京学医,211919参加五四運动被捕同年参与发起组织“温岭旅京学会”,响应“新青年”杂志,出版“新横湖”刊物,提倡、宣传新文化運动。颜老在创刊号上著文“儿童教育之第一要件----体育”,认为儿童教育之目的是为“造就人杰,”强调儿童时期为身体发育之时,应着重身体之强壮,不可强调德智而忽略体育。可见他关心儿童健康之初心,早巳有之,以后成为儿科医师决非偶然。221920毕业留校任教。261924年由学校派往德国留学,专攻儿科学。281926学成回国,任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教授。而就在他回国前后,几乎无一位回国的儿科学者去国立医学院任儿科教学,他们或去教会医院任职或开设私立医院或诊所。1929年颜老任职后,创立了国内第一个“儿科教研室”,并将小儿科从内科分出,开设儿科门诊,编写儿科教材,讲授课程,指导临床实习,此举乃当时国立医学院之首创,为现代儿科在中国成为一门独立学科做出开创性贡献。“七、七事变”后,平津沦陷,颜老拒绝日伪的高薪要职之聘,毅然随校迁陕西,成立国立西安临时大学医学院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医学院,并曾任附院院长。括西安文大医学院院史记载:当时时局动荡,物资匮乏,其生活之艰苦,条件之差,工作之艰难,难以言表。他只生一人,远离家眷,早出晚归,风雨无阻,倾心执教施医,晚上在昏暗土制独光下,伏案备课,编写教材……1940年秋,颜老作为当时国内唯一的小儿科教授服务医界20年而受教育部明令嘉奖。

1945年抗战胜利,颜老奉命去东北沈阳接受盛京医科大学,并曾兼任传染病院院长。他每到一处废寝忘食,呕心沥血为建立儿科教育奔波。在旧中国,颜老除全力投入儿科教学外,针对当时婴儿和5岁以下儿童因营养不良和传染病死亡率达200‰以上的现实,从事母乳营养和对北方地区严重传染病,尤其是对黑热病的研究工作。可见他的研究敏感性是何等的面对现实,为大众,难得可贵。1941年抗日战争,颜老在江苏医学院(我校前身)迁校重庄北碚时期,曾任客座教授,1947年正式任儿科教授及儿科主任,是我校儿科的“开山鼻祖”,期间他亲手创立了儿科教研组,1949年解放前夕,颜老毅然参加由中共地下党组织的护校運动,成为反对迁校,护校动的教授成员之一。颜老的后半辈,是在新中国成立后度过,1956年被教育部聘为一级教授,任南京医学院院长。他当院长,有高度的政治觉悟,在他任中曾先后与三位中共书记共事,他坚持在党委领导下工作,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勤勤恳恳,追随共产党始终不渝。同时他对“发展儿科,造福儿童”的初心依然。1950年代中期培养了“儿科专业方向”的学生,1958年他又亲手创立了“儿科系”,培养了一批儿科的栋梁之材,但仅招两届后,因政策变化而仃办。此时,很少写书的颜老,突然出版了两本书,《小儿解剖生理概要》和《小儿体表病态診断学》。从现在分折眼光看历史,显然,颜老想要清楚告诉大家“小儿不是成人的缩影,儿童是人在生长过程中的一个特殊阶段”,要重视儿科人材的培养,这与他首先把儿科从内科中独立出来的初衷一脉相承。可见在这时出版这两本书,决非偶然。繁忙行政工作外,他病房查房、实验室指导研究工作、招收研究生、参与与北京医学院共同发起成立“小儿肾脏病恊作组”,指导制定我国第一、二版“小儿肾小球疾病诊疗建议”……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当时四人帮巳被打倒,但因“十年动乱”的残留阴影依然很大,共产党的组织建设受到很大影响。就在此时年巳八十的颜守民教授郑重向党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一时振动校内外,振动全国儿科学界。是偶然的吗?当然不是,对八十高龄,历经三个朝代,一身追求进步,长期追随共产党的颜老自願加入党的组织是他的必然。

所以毫不夸张地说颜老是中国现代儿科创始人之一,是中国现代儿科正规教育的开创人和一代宗师,是我校和全国几所医学院校儿科的奠基人。他的一生是一部中国爱国知识分子追求进步,寻找真理,爱国救国的现近代史。他的一生追求进步,爱国、爱党、爱事业的精神是中国儿科界的宝,是中国现代儿科教育事业的精神之宝,是南医大人的精神之宝,更是南医大儿科人的精神之宝,应予代代相传和学习。

南医大人始终怀念着我们的这位老师、老院长,未忘他的初心,上世纪八十年我校重建儿科系招生,然十年后又奉命撤消。但在历任校领导坚持下,南医大虽撤系而始终未仃止儿科专业招生,现在校儿科专业各类学生巳达700人之多,为江苏省,乃至全国儿科人材的培养和儿科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

今天是颜老诞辰120周年纪念,我们今天对他最好的献礼就是“南京医科大学儿科学院”的成立。这表明南医大不忘并承继了他“为儿童健康造福,强盛国家”的初心,牢记新时代使命,开创新的成就。

我们这一代人也经过去,但希望后人再也不要忘记“儿童不是成人的缩影”,“儿童是人在成长发育过程中的特殊阶段”,“没有儿童的健康就没有成人的健康和国家的强盛”。儿科是一门重要而又具有专业特色学科,儿科又是一个幼小而需培育的专业,再不能随意定论,想办就办。希望儿科学院能坚持习近平主席在十三届人大广东代表团会上所讲的三个第一(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抓住人材,不断创新,不断发展,为建设“康中国”,“康江苏”,作出贡献!

此稿是南京医科大学原校长陈荣华教授在颜老纪念会上的发言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